企业征信业务仍有巨大市场需求 46家机构退出征信市场

2021-10-25 08:55:36

又一家征信机构退出企业征信备案行列。10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广东鹏元征信有限公司(下称“广东鹏元”)企业征信备案遭注销一事引起广泛关注,广东鹏元也成为年内第4家注销企业征信备案的公司。

相较于个人征信业务方面仅有2张牌照问世,企业征信市场更为“拥挤”。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个人征信业务边界不断厘清,从事企业征信业务的机构在数据收集方面,面临更具专业、资源、复杂的要求,如果缺少核心竞争力和可长期运转的商业模式,便很容易淘汰出局。

广东鹏元申请注销

广东鹏元企业征信备案遭注销。根据央行广州分行于10月19日发布的公告,因广东鹏元征信业务调整,主动申请退出企业征信备案,该行决定注销广东鹏元企业征信备案。

天眼查数据显示,广东鹏元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册地点为广州,经营范围包括企业信用评估评级服务,企业信用信息的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及提供(金融信用信息除外)等,是老牌征信机构鹏元征信有限公司(下称“鹏元征信”)的全资子公司。

尽管广东鹏元退出了企业征信备案,但注册地位于深圳的母公司鹏元征信同样是企业征信的备案机构,仍可通过这一公司主体展业。从展业资质来看,业内普遍认为,广东鹏元退出市场更像是业务收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广东鹏元注销企业征信备案,但是母公司依然存在企业征信备案,这主要是解决母子公司同业竞争,业务重叠的问题。

盘和林表示,当前信息保护的立法正在推进,征信企业对于信息安全和信息管理存在主体责任,需要核心业务信息系统网络安全保护等级在三级或者三级以上,如果母子公司同时拥有企业征信备案,就需要建设两套安全系统,这将导致企业内部重复的安全投入,也不利于开展工作。

对于广东鹏元注销企业征信备案后的业务规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鹏元征信进行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鹏元征信删除“个人征信及评估”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不仅子公司业务产生变动,2021年以来,鹏元征信工商信息同样频频变更。

天眼查数据显示,9月30日,鹏元征信的部分一般经营项目由“企业及个人征信及评估、数据库服务、计算机软件开发及销售,与征信有关的金融服务(以上不含限制项目)”变更为“企业征信、数据库服务、计算机软件开发及销售”,删除了原有的“个人征信及评估”字样。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鹏元征信是国内较早涉足商业征信的机构之一,也是2015年央行选中的第一批8家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试点机构之一,但最终未能获得个人征信牌照,而是成为了第一张个人征信业务牌照得主百行征信的股东。

这一背景下,鹏元征信于2016年上线了提供个人数据报告查询、企业数据报告查询业务的“天下信用”。但由于不具备个人征信业务资质,无法向用户提供准确征信记录等问题,天下信用多次被指打“擦边球”,也屡屡遭到用户投诉。

而因未经批准擅自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及企业征信机构任命高管未及时备案,鹏元征信在2020年12月被央行合计罚没2000万元,成为国内首个因违规从事个人征信业务被处罚的企业征信机构。

对于变更工商信息的原因和计划如何解决天下信用屡遭投诉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鹏元征信方面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同样未收到对方回复。

在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看来,鹏元征信不具备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资质,在经营范围中出现“个人征信及评估”等内容,存在诱导用户的可能,进行经营范围变更具有必要。监管三令五申个人征信业务必须持牌经营,个人征信业务边界将不断厘清。2020年收到的罚单,也会让鹏元征信更为审慎。

46家机构退出市场

一边是个人征信业务的严防死守,另一边企业征信则是洗牌不断,多家机构主动申请退出,提交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申请的机构也在新增中。但相较于早年的蜂拥而至,市场俨然冷静了许多。

不同于个人征信业务牌照的稀缺,企业征信市场参与主体更多。根据央行征信管理局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12月末,全国共有23个省(市)的131家企业征信机构在央行分支行完成备案。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各地央行披露的信息梳理发现,从2021年以来,新增4家机构完成企业征信备案工作,还有朴道征信有限公司等头部机构仍处于备案公示期。

而根据《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企业征信机构备案后连续六个月未实质开展相关业务,可以注销其备案资格。

广东鹏元是年内第4家注销企业征信备案的公司,此前已有上海永成企业信用征信有限公司、上海文沥企业信用征信有限公司、量富征信管理有限公司因业务调整,主动申请退出企业征信备案。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广东鹏元在内,累计被注销的企业征信备案机构已经达到46家。

为何频频出现机构主动申请退出的情况,企业征信机构展业难在哪?盘和林分析认为,企业征信业务的主要难点在于诸多方面,一是数据收集获取较为困难,信息获取成本高;二是数据共享缺乏规则支持,数据互联互通存在安全隐患;三是地域限制和行业限制,有些地域对征信重视不足,有些行业信息收集困难,且数据存在时效;四是信息碎片化严重,需要大数据技术整合数据资源来形成体系化的企业征信信息。

洗牌仍将继续

作为商业交易的基础设施之一,企业征信业务仍有巨大市场需求。

“企业征信数据获取难度大,同时也面临专业、资源、复杂要求更高的现实情况,盈利自然也不容易。”苏筱芮坦言,尤其年来监管在数据保护方面红线不断收紧,当初随着热度进入这一赛道的机构,如果缺少核心竞争力和可长期运转的商业模式,甚至对企业征信业务本身就缺乏足够的认知,便很容易被淘汰出局。

苏筱芮表示,从实际应用情况来看,企业征信在信用保险、信用担保、银行信贷等多个领域均有重要意义,尤其在中小微企业和普惠金融方面,在商业市场具备广阔前景。但在保证数据的完整、真实方面,开展企业征信业务的机构还需要持续做好细化和专业化工作。“头部征信机构入场更像是活水,让其他从业机构更有压力,也更能激发活力。”苏筱芮说?

对于企业征信机构业务的发力点,盘和林建议,从业机构可以拓宽信息渠道来源,通过大数据来整合数据,形成针对某一企业的个化征信报告,要结合地区、行业的实际情况,对企业做出更加客观公正的评价。尝试建立数据共享生态,在台之间建立共享规则,在保障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实现数据信息的合规流动,来强化征信数据的完整度。

(北京商报记者岳品瑜廖蒙)

关闭
新闻速递